广告管理-1170PX*80PX
广告管理-770PX*90PX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金莎随母姓被他说尴尬?被误解或许是毒舌张绍

广告管理-720PX*80PX

抢热搜,流量明星们都太嫩了。

  《女儿们的恋爱》第一期播出,金晨和张继科首次约会尴尬又好笑,黄皓为生病的萧亚轩煲汤,金莎和盛况好甜,都是爆点,结果第一个登上热搜第一的是“张绍刚说金莎随母姓尴尬”。

  热搜第一的代价就是:张绍刚,又被骂了。

  当主持被骂,张绍刚肯定不觉得陌生,被骂的最狠的时候,张绍刚曾选择退出主持界。

  这一次,似乎又撞到了枪口上。

  这位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专业教授一直是“被骂体质”,喜欢他的人,说他真性情,不喜欢的吐槽他尖酸刻薄,这一次,网民吐槽说,“尴尬的应该是张绍刚吧,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封建的想法,亏他还是个大学老师,就这修养?”

  很多人对张绍刚最早的主持记忆是他和撒贝宁在1999年开始主持《今日说法》,实际上他的主持之路开始于1998年的《健康之路》,还有《挑战主持人》,那时候他和马东在台上插科打诨,和叮当组成神组合把节目推向高峰。

  但那些王牌综艺最红的那个主持人都不是他,张绍刚真正在主持界扬名立万,还是靠“出格”的主持风格在《非你莫属》出圈,红了,但被全网追着骂;他曾退出主持界想专心教书、“相妻教子”,可兜兜转转又站上《吐槽大会》的舞台,再度翻红。

  到了他似乎已经完成逆袭,在主持界和名利场游刃有余的时候,又再度陷入被骂的局面,就像陷入一个无限循环的闭环中。

  张绍刚该被骂这么惨吗?或许,“被骂”注定是“毒舌”主持的宿命,他的成就来自于此,被误解也来自于此。

  称金莎随母姓尴尬算嘲讽吗?还是被断章取义?

  节目播出以后,不少网友纷纷吐槽,称张绍刚作为主持人没情商,令人尴尬。

  但我们先回到节目现场,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金莎来上恋爱真人秀。

  节目中,金莎爸爸自我介绍“我是金莎爸爸,我姓吴。”下一句又解释,“我女儿是随母性”。

  张绍刚调侃:要不这个自我介绍非常尴尬。

  金莎爸爸一笑:不尴尬。

  张绍刚笑着重复:“我是金莎的爸爸,我姓吴”。

  一旁的程莉莎说:这其实很正常,张老师。

  表面看,张绍刚的确是说了“尴尬”,但这算嘲讽吗?

  可以有两种理解,一是作为主持人,张绍刚多问一句尴尬,其实也是站在观众的角度去理解。如果张绍刚把“尴尬”换成“误解”,说成“要不这个自我介绍就容易误解“,更精准,但他用的是尴尬。

  二是张绍刚用了“要不”,说的是金莎爸爸如果不加上“女儿是随母姓”,可能语意上会造成尴尬。

  可以说张绍刚表达不准确不严谨甚至是老猫烧须,但至少我从节目中没有看到什么嘲讽的意味。

  不是嘲讽,却被说成嘲讽,算不算被断章取义?

  至少可以确定的是,很多网民不会观看完整节目,凭标题就足够开始骂张绍刚了。

  但如果综合整期节目张绍刚的表现,又会发现这种误解也不是没道理。就是张绍刚的吐槽式风格,和一档恋爱综艺不搭嘎。

  这样的不洽同样体现在对金晨段落的点评中,金晨和张继科约会,张绍刚看到金晨大口吃饭的样子,马上吐槽说金晨的吃相太夸张。

  程莉莎很快就站出来反驳了张绍刚,说女孩子就应该这样吃饭。

  张绍刚又去问金晨父亲,金晨父亲也坚决支持女儿大口吃饭。

  接下来金莎和张豆豆的父亲都表示金晨这样吃饭挺好的,自己也希望闺女可以大口吃饭。

  这下张绍刚就真的很尴尬。

  其实综艺的艺术在于剪辑大家都知道,到底是不是节目组需要一个毒舌出现在节目第一期呢,不得而知。

  第一期节目,观众看到的是金莎爸爸形象气质也像极了大学教授,文质彬彬。

  而真正的大学教授张绍刚呢,自然是显得过于毒舌,然后被骂。

  但张绍刚什么时候怕被骂过。

  跟撒贝宁吵架、和马东互怼,那些张绍刚“毒舌”的光辉岁月

  一个真相是:娱乐圈江湖迭代真的太快,曾经叱咤风云的“毒舌“们,有些随着岁月淡出,有些翻车,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时候,新一代观众往往不认识了。

  但张绍刚呢,毒舌的形象历久弥新。以人气来衡量,算毒舌主持界的长红代表。

  回看张绍刚2005年《挑战主持人》的采访。

  记者:请三位老师分别回答一下您心目中“挑战主持人”是怎样的一档节目,它的宗旨是什么?

  马东的回答毫无瑕疵:我认为首要宗旨是娱乐大众,同时也可以挖掘一些主持方面好的苗子。

  再看张绍刚的回答:我认为它就是单纯的一档娱乐节目,没有培养主持人的能力,但我个人认为它在娱乐节目的定位上把持得非常准确,每期的参赛选手都是一些非常优秀的帅哥和美女,再有就是我们三个人的搭配方式和语言风格,我和叮当总是会很大胆也很二百五地毫不避讳地评判选手。

  节目最终在2010年停播,在此之前,马东和张绍刚都先后离开,但仅凭两人上述不同的回答,已经注定两人走向不同的人生走向。

  当年的张绍刚有傲气?论嫉妒,最多妒忌一个撒贝宁。

  那时候他和撒贝宁是观众熟知的“普法双子星”,当然星光更闪耀的是撒贝宁。

  张绍刚自己回忆说,撒贝宁拿了主持人大赛冠军一炮而红,红的程度就是李宇春,大家都认识。

  心情复杂的张绍刚就打电话告诉撒贝宁:“我确实特别嫉妒你。”

  撒贝宁也记忆犹新,还记得张绍刚说:“如果我再瘦一点长得好看一点我也去参加这比赛。”

  不过后来两人上节目张绍刚又承认了:我去了也赢不过你。

  不知是不是出于这种想法,后来张绍刚最终转战地方台职场节目综艺,并很快遇上了自己的命运中的节目——《非你莫属》。

  节目一度爆火。张绍刚的毒舌迅速让观众耳目一新。

  直到2012年初,张绍刚在节目中两次当面质疑求职者,被顶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第一战是“刘俐俐事件”。

  刘俐俐一个海归女,上节目因为中文不太好,称自己在回国后觉得中国变化很大,就是中国两个字,被张绍刚揪着不放。

  张绍刚打断刘俐俐的话,称自己浑身感到一阵阵犯冷,斥责刘俐俐这是我们自己的国家,有必要这样来称呼么,刘俐俐解释,张绍刚回怼,最终刘俐俐遭遇全场灭灯。

  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2012年5月播出的一期节目中,一位号称是从法国拿到了三门学科毕业证书的“海归”当场被揭穿涉嫌学历造假,可能是压力太大,晕倒。

  而张绍刚第一时间揪着这位已经摇摇晃晃的选手的衣领说:“你是在表演么”?

  这出大戏还有续集。续集的主角是张绍刚和撒贝宁。

  同年7月,张绍刚和撒贝宁接受了一档节目的邀请,同场的嘉宾还有歌手韩红,访谈节目主持人是春妮。

  聊到“晕倒门”事件时,春妮抛出了当时网上流传的一个说法,就是“晕倒门”事件是包括张绍刚在内的节目组成员事先商量好的,张绍刚顿时就怒了。

  当撒贝宁想介入这个话题时,刚开口就被张绍刚打断,还反指撒贝宁“很装’”。

  现场两位名嘴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现场气氛多紧张?紧张到韩红都镇不住场。

  撒贝宁抛出的观点是“主持人该不该让嘉宾在节目中受折磨”。

  张绍刚反问:“是谁让他来的?谁折磨他了?”

  韩红两边打圆场,但最后也抛下一句话,“如果是我,至少不会在现场直接说‘你是不是在表演’,那对他是雪上加霜”。

  这场事件后两人失和的传言不胫而走。但后来主持人春妮表示其实都是剪辑的锅,当时大家聊得很开心。

  可以作为佐证的是撒贝宁亲妹妹结婚让张绍刚去主持,提前一个月跟他说了一次,婚礼头天晚上十点多再问张绍刚几点来接。

  撒贝宁说:我知道你靠谱啊。

  但在当年许多人觉得张绍刚不靠谱,《非你莫属》的话题经过不断的发酵,发展到最后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讨伐张绍刚。

  张绍刚最后撂下一句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然后离开了节目。

  当年大家认为“接棒”张绍刚主持的可能性最大的,是马东。马东用熟悉的节奏调侃说,他要用“毒舌”的标准给张绍刚推荐候选人。张绍刚则表示,如果是马东接替他主持,那他一定会力挺到底。

  但职场综艺的那一轮巅峰期随着张绍刚离开一起退潮了,马东当然没有去主持《非你莫属》。

  后来媒体记者采访《非你莫属》制片人刘爽,为什么对张绍刚的主持风格如此宽容,刘爽马上打断,“我对张绍刚没有任何宽容,我对他就是支持,在《非你莫属》3年,张绍刚没有任何不对的时候。”

  而离开这款令他爆红综艺的张绍刚,在数年后才又迎来了命运的转折,一档迫切需要毒舌主持的综艺要登场了——《吐槽大会》。

  被骂到退圈又翻红,张绍刚凭什么

  无论外界如何吐槽,张绍刚有自己坚定的价值认知体系,任性又傲娇。

  离开《非你莫属》后一位业内朋友找到他,说一个卫视想请他做一个创业类节目,钱不少,让他考虑考虑。张绍刚回:谢谢,我不感兴趣。朋友问:你怎么也不问一下多少钱?真的钱不少。他说:多少钱我都不感兴趣。

  张绍刚说自己的节目一定是“好玩的,有趣的,我爱做的,不是主持,是做”。

  这款有趣的节目终于到来的时候,张绍刚已经三年半没有主持节目了,但对于当时一身槽点的张绍刚来说,《吐槽大会》这样的节目简直是度身订造。

  一开始,他只是作为吴宗宪那期的嘉宾来到《吐槽大会》,那期节目没播,但李诞在一篇自述里讲过张绍刚是最让他惊喜的嘉宾,蛋总温情地写道,“接触后很快就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可爱。准备认真,接受度高,没有不让说的,稍微调一调,段子就能讲得很好。第一次看张绍刚老师讲都笑坏了,商量商量,就干脆请他来当了主持人。”

  但第一季张绍刚做得其实相当吃力,弹幕里净是呼唤王自健回归。

  第六期节目王自健曾短暂回归,消息一出各种传闻甚嚣尘上,节目组自然没有放过这个现成的梗。王自健在台上说张绍刚是“千夫所指”,但“不能因为我个人太优秀就把别人撵下工作岗位”。张绍刚的回应更犀利:“因为我念广告口播不如王自健念得好,那种发自内心、掏心挖肺、撒泼打滚跪舔的状态,我真是一辈子也学不来!”

  王自健最后没回来,张绍刚继续站在台上,站到第二季,舆论反转。

  张绍刚在节目中越来越如鱼得水,面对曾经的黑点,也能越被揭伤疤越自嗨。他先后面对过“被吐槽”百无禁忌,言语“尖刻”、不受观众待见、曾宣布退出主持圈又出尔反尔,这些“历史梗”很多就是节目组写的,然后交给各路嘉宾花式吐槽。

  张绍刚负责在台下表演“干笑”,偶尔毒舌吐槽回去,更多时候是自黑,但最后的结果就像嘉宾吐槽说的——“他是靠挨骂,让自己变红的”。

  尽管是吐槽大会,但从前怼天怼地的张绍刚实际上渐渐消失了。

  为了节目效果,他穿上了苏格兰裙,换上了各色奇怪的西装,乍看之下他还很爱怼人,但细细一想,那些吐槽都蛮精准的,不温不火,尺度到位,说出的是大部分人都会有共鸣的话,在娱乐圈这样一个浮华虚妄,大家都习惯了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名利场,这种适度的吐槽艺术终于为他挽回了口碑。

  比如节目中李汶翰说:“王一博半天都没说一句话,主持要是这么简单的话,那我也能主持。我十分怀疑,王一博也是发现了这个秘诀,才去《天天向上》主持的。”

  张绍刚当时在节目中的反应是:想红想疯了!

  而在另一档综艺节目中,一位爸爸说:“因为工作忙的原因,陪伴他太少了,几乎没有辅导过孩子作业。”

  张绍刚立刻接过话筒,直接开怼:“我怎么这么不爱听这句话呢,很多爸爸张嘴都会说‘哎呀我工作好忙’,谁不忙?!”

  这样的张绍刚吐槽让不少人大呼“引起极度舒适”。

  只是中国有句话:上得山多终遇虎。

  怕被骂,就不是张绍刚

  红自然有红的好处。

  张绍刚在一档节目爆料,自己曾经因为争议陷入人生低谷,退隐3年半,平时跟你很亲密的那些人,突然在这3年半里,他觉得你没有价值了,就离你越来越远。

  有嘉宾问他什么感受,张绍刚回答说,“这就是现实”。

  都说娱乐是个圈,红人和红人,兜兜转转会转回到一起。

  到了2017年,张绍刚和撒贝宁重逢。

  一开场两人就面对“你们不是闹翻了吗”的质疑?

  张绍刚瞪着眼睛反问“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和谐”。撒贝宁说“其实我们俩根本是破裂了”。

  到最后张绍刚也不粉丝太平,坦言当时确实有过争吵,但是有争吵才是朋友。

  而真正令观众都相信两人友情长存的证据则是撒贝宁的私生粉段子。

  此人当年找不到撒贝宁,就从撒贝宁搭档兼好友张绍刚那边下手了:她不仅出现在张绍刚的课堂上,还在他下课之后,一把握住张绍刚衣领把这样一个敦实的男人摁在墙上,逼问张绍刚:”撒贝宁在哪?“

  撒贝宁的模仿能力简直巅峰,观众充分感受到被摁在墙上的张绍刚的弱小无助。

  所有的故事都过去了,他们依旧是双子星。

  而在马东的《奇葩说》中,马东说张绍刚若没有来过《奇葩说》简直就是节目缺憾,“因为您代表着一种语言潮流和方式,这种方式叫招人烦”,调侃中带着老友般的百无禁忌。

  这些年张绍刚另一个身份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博士生导师,他自己做过一个统计,说用4年的时间带了60个学生,其中被骂过的有60个,被骂哭过了有48个,不分男女。

  他对学生解释过:“第一我为你好,第二我比你老,所以你必须听我的。”

  当这样一种对自我的强烈自信放到主持领域时,角色的错位,迟早让他遭遇马东的点评——“招人烦”。

  但在毒舌之外,或许也藏着另一个张绍刚。

  比如在《奇葩说》中他被马东调侃,“最近张老师又拍了一部电影《启功》,张老师扮演中年启功,这片子就大卖。”说完引出《同桌的你》卖了四亿八,又调侃蔡康永当时筹拍的电影估计也会卖到七、八亿,铺垫结束,马东突然话锋一转,称两位的电影跟张老师的电影比起来还是有一段距离,“张老师这个电影全社会上映之后总票房40.3万元”。

  《启功》这部电影在豆瓣得到了7.3的高分,整部电影课堂上的戏份几乎都集中在张绍刚身上。

  导演丁荫楠找到张绍刚的原因很简单,长得像。剧组里挂着少年启功和老年启功的定妆照,中间夹着张绍刚主持的照片,导演说他不用定妆,换个眼镜就是。

  除此之外,导演看中的是张绍刚的老师身份,他说,“张绍刚不用演,他在台上就是老师。”

  丁荫楠是曾经出孙中山等伟人传记的大师级导演。可是78岁高龄的丁导,为了解决电影投资短缺的问题,跟书画协会收罗了一些字画,“老大爷坐着公交车真的就跟退休老大爷一模一样,拎着一个破菜兜子,就是帆布袋里面放着字画,到处找有钱人去,拿给人家看”。

  拍戏的时候是12月,天寒地冻,导演转了一圈回到片场问张绍刚,“绍刚,你能帮着卖点画吗?”

  后来影片上映,张绍刚掏了几万块钱,一场一场包,在传媒大学1500报告厅电影院里放,让同学们来看,食堂门口免费发票。贡献了一点票房。

  这似乎正符合看人神准的马东对他的评价,“第一他本身是理性的,其次他是善良的,因为他是善良的,所以他不觉得他跟你的直言会让你误会成那是一种恶毒,他就是有一点嘴贱。”

  有个女生曾在考研结束后第二天,接到了导师张绍刚的电话。这通以“你知道你的人格缺陷在哪儿吗”作为开头的电话持续了一个小时。同寝室的学生后来告诉他,女生哭了一夜,“是嚎啕大哭的那种哭”。

  后来女生进了电视台,“发展得非常好”,她的父母专程来感谢班主任。

  还有学生连买房带装修,钱不够,给已经两年没联系过的张绍刚打电话,问他借一笔不小的数目,两天后,钱到账。

  学生赵龙飞说,“张老师是用诋毁的方式表达感情”。

  在张绍刚的身上,有一种直率的冒犯感,他曾说:“脱口秀的核心就是冒犯,是对生活常识、生活常态,包括伦理的冒犯。”

  这种冒犯曾让他深陷谷底,也让他卷土重来,然后,再惹争议。

  和过去一样,张绍刚对事件没有回应。

  过去每次遇到媒体试图让他还原某件事的模样时,张绍刚都会说同样的话——“这个没有什么好还原的,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他曾对媒体说,“我既然当年没有说过这个是非,现在我也不会说。”

  许多年后,曾让张绍刚陷入巨大争议的主角刘俐俐对媒体记者说,她其实从没怨恨过张绍刚,相反,她欣赏他的真性情,“不是我们每天都看到的道貌岸然的那些人”。

  为什么长红的是张绍刚?有人说因为他毒舌,其实并不准确。

  毒舌的多了,一直站台上的有多少?

  毒舌讨观众喜欢好像看起来很简单,但能一直扎在观众嗨点上不是随便撞的大运,一定是看准了扎上去的。

  张绍刚曾经引用喜欢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描述如今的网络现实:“他们是粗心大意的人。他们砸碎了东西,毁灭了人,然后就退缩到自己的金钱或者麻木不仁或者不管什么使他们留在一起的东西之中,让别人去收拾他们的烂摊子。”

  但为什么看透世事隔岸观火张绍刚,依然会再次陷入“嘲讽”金莎随母姓这样的舆论漩涡之中?

  因为当时媒体记者还问过他,小说里还有一句话,“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那些优越条件。”

  张绍刚当时的回应是:“首先,菲茨杰拉德说的话不是圣经;其次,这句话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第三,我做不到。”

  也是,他要是做得到,就不是张绍刚。

  被误解或许是所有毒舌们的宿命,但张绍刚应该早就想明白了,作为主持人,必须要给所有人评论你的权利。

广告管理-720PX*80PX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